欢迎来到南通环保行业门户网站

不朽道魂第755章最后的通道

发布 / 2020年08月11日 01:08

来自 / 南通环保行业门户网站

不朽道魂 第755章 最后的通道

没了兵器后,两只黑傀兵出现了一瞬的茫然和手足无措,像是卡壳的机器短暂地停顿在了原地。

玉凌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,三道攻击印诀转瞬凝成,层层叠加后便将黑傀兵的头盔掀翻开来,露出了它们由墨铁打造而成的粗陋头颅。

两个黑傀兵终于回过了神,呆板地向玉凌挥出拳头,它们的速度本就不快,在玉凌放出领域灵技镇压后,更是慢得连龟爬都不如。

玉凌挥动凝墨刀,斩出了两道螺旋天,凌厉的气劲顿时在狭窄的通道中肆虐开来,由于空间受限、无处发泄,威力反倒变得更加凝聚恐怖。

两股气流缠结着拧绞而去,一先一后将黑傀兵的脑袋粉碎成了铁屑,连带着里面控制它们行动的灵力晶核也布满了如蛛一般的裂痕。

只能说,死物终归是死物,不可能与活人相比,要是换了两个正常的幻神后期修者,玉凌要想轻而易举解决掉他们根本不现实。至少兵器碎了,难道他们不知道从灵戒里换一个吗?

“砰、砰!”

灵力晶核破碎后,两只黑傀兵顿时土崩瓦解,轰轰两声跌倒在地,那沉重的声响震得整个通道都抖了三抖。

玉凌随手将它们收进灵戒里,古代的机关术和傀儡术还是做的不错的,也许回头可以拿给栗炎族研究研究,也制造这么一些兵偶当守卫,就算笨了点,但在必要的时候还是可以发挥很大作用的。

就算撇开研究功用不谈,单纯几百斤墨铁也不便宜啊,起码五六十块上品神玉甚至更多。

等玉凌回到通道口的时候,方子衿等人也刚刚结束战斗,不得不说车轮战虽然很无耻,但执行起来也蛮费体力的,两个红木偶还没倒下,众人都快累得够呛了。

“这破玩意儿什么材质,是不是升级了,感觉之前幻神中期的那些也没这么经久耐打啊?”方子衿一边磕丹药,一边恼怒地道。

玉凌看了眼并排躺在地上的红木偶,伸手摸了摸,触感温热而且细腻光滑,似乎不像木质更像美玉。

“是最上等的万年红颐木,因色泽比较暗沉,材质过于坚硬,一般不用来建筑装饰,但哪怕放置几万年也不会朽坏,所以用来做傀儡木偶最为合适,其硬度甚至超越了大部分矿铁石材。”古雍随口解释了几句。

“那之前的那些红木偶呢?”玉凌问。

“品质不一,但最高也不过是六千年的红颐木。”

“既然万年不朽的话,为什么现在很少见这种木材了?”玉凌疑惑道。

“因为在蔚天国时期就几乎被人砍完了,你看看这外府库里有多少红木偶,而万年红颐木本来就很珍稀罕见

,估计现在差不多绝迹了吧。”古雍微带讥讽地道。

所以又回到了生态环境保护的问题吗……

玉凌给众人转述了一下,又道:“所以幻神巅峰的红木偶应该会更加坚硬,哪怕加上我一起攻击,恐怕也得持续好几分钟。”

准确说,即便以玉凌的攻击力也很难毁坏万年红颐木,所以基本全靠消耗掉灵力晶核的力量,造成红木偶的内部瓦解。有时候很难想象,古人是怎么把这么坚硬的红颐木锻造成傀儡的。

“我先看看有多少兵偶,然后才好布设空间阵法。”方景成道。

玉凌点点头道:“最好能各个击破,否则难度实在太大了。”

众人匆匆忙忙地恢复了灵力,便火速奔赴最后的通道,虽然精神上有些疲惫,但大家还是强行鼓舞起了斗志。

毕竟耽搁久了,谁知道其他修者会不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现在还是越快越好。

安世生如幽灵般四处查探了一下,闪身回来道:“后面的通道都有兵偶,说明其他人的进度还是落后了我们一大截,留给我们的还有一段时间。”

玉凌颔首道:“我们现在要面对两只黑傀兵,一只红木偶,都是幻神巅峰层次,方景成你过来观察一下,争取早点布好阵法。”

方景成被众人集体注视着,难免生出了一丝紧张,不过方少主的心理素质还是过关的,很快平静下来开始推衍阵法节点。

“我需要一个时辰。”方景成大致估算了一下。

安世生不禁皱起眉头:“时间成本是不是太高了?”

方景成不爽地翻了翻白眼:“小安安,你行你上啊!”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迟则生变,可不可以不布空间阵法试试看?”安世生问道。

玉凌平静地道:“如果是三只红木偶,那倒可以慢慢磨死它们,但问题是两个黑傀兵摆在那里,我只能对付一只,另一只交给谁呢?”

安世生只能哑然,幻神巅峰的黑傀兵决计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抗衡的,而且狭窄的通道也限制了大家不能结战阵。

“尽快吧,交给你了。”玉凌拍了拍方景成的肩膀。

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眼,方景成却忽然觉得喉咙被哽住了一样,心底不由得升起一阵暖意。作为方圆殿少主,他从小不缺爱,不缺吃穿,不缺钱财,但他唯独缺了他人的肯定和赞扬。

在别人眼里,他的身份已经注定了他任何成就都是理所应当,所以当他耽于享乐、潦草修炼的时候,方圆殿上下都是叹息鄙夷一片。

其实他也有努力过,但当他布出一个还算艰深的小型阵法后,迎来的却并不是他人的尊敬和佩服,所有人的反应都无比平淡,似乎他做不到这点才是不正常。

久而久之,方景成难免有些心灰意懒,而且他本来就不是那种勤奋刻苦的性子,所以最终陷入了一个无奈的恶性循环。

他渴望这样的肯定,已经渴望了十多年。

方景成深吸一口气,反常地收起了吊儿郎当的样子,大步走到了通道口前。

终于有了一个机会可以证明自己,那么他绝不会让大家失望。

一块又一块的空间晶石被方景成抛入通道,黑傀兵和红木偶对此全然无觉,只要不是有生命的东西闯进来,它们根本不会多看一眼。

一刻钟、两刻钟、半个时辰过去……

通道里已经洒满了莹亮的空间晶石,构成了玄奥而复杂的阵纹,换了外行来非看得眼花缭乱、头晕目眩不可。

“这得多少钱啊?”方子衿冷不丁问了一句。

“反正又不是花你的。”玉凌淡定地道。

方子衿摸了摸穷酸的灵戒,一阵唏嘘惆怅。

“好了,可以开始了!”方景成激活了阵法,只见通道内银光一闪,三只兵偶茫茫然走动着,仿佛看不见彼此一样,渐渐地分离开来。

“不错哦,才过了半个多时辰!”方子衿顿时表扬起了自家亲戚。

要换了平常,方少主肯定免不了自吹自擂得意洋洋一番,可现在他几乎耗空了所有精气神,只是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声,一屁股跌坐在地道:“我不行了,接下来看你们的了。”

减肥瘦腰
许昌白癜风去哪治疗
马鞍山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